《曾国藩:笨人的成圣之道》05丨 多晚,都可以开始新的征程



你好,欢迎来到雪洁之家,我们一生最该坚持的习惯,就两个字“成长”。博主将付费购买的课程发布在此,一方面自己做个笔记,另一方面也希望可以传播知识,跟大家共同成长,此文章为转载文章,请勿用于商业用途。


赫尔曼·黑塞曾说过:“世界上任何书籍都不能带给你好运,但是它们能让你悄悄成为你自己。”


它们似乎没有在你身上留下任何痕迹,但却深深地刻在你的灵魂、你的气质,你说过的每一句话里。


本期十点成长计划我们为你精选了100本成长之书,豆瓣评分8分以上,拆解其中的精华,涵盖了职场、理财、心理、见识、教育等5大领域。


下面,开始我们今天的成长之旅吧。


020.JPG


今天,我们继续阅读雾满拦江的作品——《曾国藩:笨人的成圣之道》。


昨天,我们读到了太平军与湘军之间的最后较量。在数量上占绝对优势的太平军,一开始让曾国藩担心受怕,谁知此时的太平军已是只有数量没有质量的乌合之众,草履虫时代终究以失败而告终。


洪秀全倒下了,是否就会河清海晏呢?让我们开始今天的阅读。


01.png

高处不胜寒


湘军涌入天京城后发生了一件让史学家很震惊的事:杀太平军少,而杀百姓多。


这是因为曾国藩清楚,无论是湘军还是太平军,实际上都是一回事,都是一种暴力武装,没有政治属性,只有经济属性。


湘军在天京城中的杀戮固然残暴血腥,但这些事情太平军也同样干过,甚至比湘军更残暴、更血腥。


对比湘军在天京城的所作所为和太平军曾经胜利攻城后的一言一行,我们就会发现,这实际上是同一批人所为。


只是他们有时出现太平军阵营中,有时又出现在湘军阵营里,其行为模式都是一样的


这样的行为模式,叫做暴力,以一种暴力取代另一种暴力,得到的仍然是可怕的暴力。


曾国藩知道这一点,也知道失控的暴力就如同丧失理性的疯狗,绝不是人类的力量所能控制的。


022.JPG


所以现在曾国藩要考虑的是,扬汤止沸,不如釜底抽薪,将湘军裁撤,彻底取消这一暴力集团。


五十四岁那年,曾国藩宣布退出江湖纷争。


此时曾国藩位高权重,他的一举一动,都会引发朝野震动,所以他的退出,自然也不同于常人,照样引发一轮权力波荡。


为此,曾国藩小心翼翼,逐步开始实施:


第一步:奏请停解部分厘金,放弃手中收过路费的权力。


为了争取这笔过路费,曾国藩和许多人都翻了脸,现在曾国藩削利权,首先把江西的厘捐抽取及军饷发放,全部塞给沈葆桢。


第二步:裁撤部分湘勇。利权而后是兵权,这是重中之重。


朝廷猜疑忌妒曾国藩,有人认为曾国藩有可能造反,因为他手里握有兵权,现在他把自己手中兵权主动削减,大家自然无话可说。


说到裁撤湘军,这恐怕是曾国藩最渴望最渴望的事情,他只希望做一个吟风弄月的书生,但时代无可争议地把他推上了顶峰,对于湘军所流露出的暴力因子,他却是切齿痛恨的。


湘军与太平军在暴力属性上是没有区别的,如果有区别,湘军也就无法消灭太平军。湘军必须要比太平军更暴力,才有可能战胜太平军。


攻破天京城后,湘军大营中藏满了劫掠来的妇女,这时候如果不速速裁撤,势必倒噬其主,酿成大祸。


而且这时候裁撤湘军也容易,湘勇们抢得盆满钵满,正等着领取路费回家呢。


曾国藩放开手脚,立下狠手,一口气将湘军裁得只剩老湘营六千余人。


第三步:把亲弟弟曾国荃打发回家,让他退休养老。


曾国藩首先裁掉曾国荃,是真心为弟弟着想,打下天京,这功劳太大,曾国荃已经成为国人之大敌,人人都想在他身上找出点毛病,所以对他来说,功成身退,立即销声匿迹是不错的法子。

02.png

无尽的战争


当自己手中的军政大权被裁撤一空,曾国藩无权一身轻,朝廷那边也是欢天喜地,对他更是器重。这时候曾国藩开始圆他的人生梦想,他一生最大的渴望,是当个主考官,在考场上耀武扬威。


正当曾国藩忙着视察考场的时候,不曾想却突然爆出幼天王门,让他猝不及防。


洪秀全的儿子洪天贵福在南昌被江西巡抚沈葆桢处死。与此同时,沈葆桢上奏本弹劾曾国藩,指责他纵敌为患,贻误朝政,左宗棠也趁机添油加醋。


朝廷下谕旨,命曾国藩严惩防范不力的将领,也就是严惩曾国荃。


但曾国藩又怎么舍得严惩自己的弟弟呢?当即回奏,称湘军攻城后,并没有哪个将领闲着把守城门缺口。


朝廷最终对此事淡化处理,但曾国藩和左宗棠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。


024.JPG


五十五岁那年,曾国藩踏上了人生新的征途。


按照曾国藩的愿望,他已经完成了古往今来所有文人最艳羡的工作,修身治国平天下,理应迈向人生的另一个境界。


“太上者立德,其次立功,其次立言”,立德那是帝王的事情,寻常人乱立会惹来麻烦的,但立言,却是读书人的天然使命。


但曾国藩绝想不到,他的立言竟然就是他给所有人写的那些书信。《曾国藩家书》传承至今,是因为这些文字之中蕴含了他的人生哲学与实践。但对于儒家学者来说,言确实不是这么个立法。


曾国藩所缺少的,是像明代大学者王阳明那样的一个理论。


可曾国藩有什么系统理论?搞一个什么样的新名堂呢?


搞个《挺经》吧!这部《挺经》是曾国藩的弟子李鸿章所透露的,但实际上,这部《挺经》并不存在,很可能是李鸿章编造出来的,其理论体系并未草创成形。


曾国藩为什么不把这部《挺经》的理论体系快点草创出来呢?


因为他没有时间。


平灭洪秀全叛乱后,淮上巨捻突然间闹出了大乱子。天京城破后,太平军中流亡的军事将领窜入淮上,与淮上巨捻合流,创造出历史上所谓的新捻子,让朝廷痛苦不堪。


新捻子一举端掉了清王朝最后的嫡系---僧王僧格林沁。僧王之死,让朝廷好不尴尬。现在,朝廷唯一能够信赖的军事武装,就只有曾国藩的湘军与李鸿章的淮军了。


曾国藩接到朝廷让他北上的命令时,正心乱如麻,这心绪之乱与僧格林沁或是剿捻毫无干系,而是朝中突然杀出一个小人物蔡寿祺,一举扳倒了多名重臣,连曾国藩也受到了无辜牵连。


这件事情的起因也很简单,小人蔡寿祺趁出差的时候中饱私囊,大捞特捞,到四川的时候,被曾国藩的知交好友刘蓉拒绝了,回京之后出任御史的蔡寿祺就利用御史可以闻风言事的规则,报复刘蓉。


这一折腾,不少湘军将领受到株连,这意外的事情让曾国藩心惊不定,但也不敢轻举妄动。一动不如一静,等等看,再等等看。


这一等,等来的就是北上剿捻的命令。


朝廷慌乱了,僧格林沁骑兵覆灭,新捻子一旦动了游兴,杀往北京,沿途连个障碍都没有,那时朝廷就岌岌可危。


慈禧下旨,命曾国藩立即动身,谕旨一道接着一道,但曾国藩是经历过大阵仗的人,在他没有做好全部准备之前,他是绝不会挪动一下的。


023.JPG


曾国藩根据新捻子连骑满万、机动性强的特点,又给这次战事划了一个四河防区,按照计划歼灭新捻子,曾国藩至少需要一万精兵,他首先想到了老湘军。


但这些士兵听说要北上剿捻,纷纷嚷着要回家,人心散了,队伍不好带了,曾国藩仰天叹息。


勉勉强强凑出来九千人,曾国藩想要剿捻,就只能寄希望于淮军了。


可淮军将领却称他们是淮军,只认李鸿章。


湘军不想让战场,淮军不肯听指挥,然而朝廷还觉得曾国藩这儿不够乱,把僧格林沁的残部,包括他的义子陈国瑞给送过来了。


这几波人刚碰到一起,淮军刘铭传和陈国瑞就起了冲突,分别写信给曾国藩投诉对方,读到这两封投诉信,曾国藩就头疼了,这都还没到战场呢,内部就先打起来了……这件事要怎么处理才妥当呢?


03.png

师徒较量


接到陈国瑞、刘铭传互相指责对方的投诉,曾国藩的立场是毫无疑问的,他拿起笔来,在陈国瑞的状纸上批复了几千字,狠狠地批判了陈国瑞的半生功罪,令其改过自新。


陈国瑞不忿,继续上告,曾国藩大怒,立即将其参奏。朝廷圣谕,撤去其职务,责其戴罪立功。


陈国瑞这才见识到曾国藩的厉害。陈国瑞被收拾得服帖了,再也不敢多吭一声,而僧格林沁的旧班底也全都识趣地配合曾国藩,没人再敢惹是生非。


曾国藩很开心,整合这支杂牌军,最让他头疼的就是僧王的人马,如今全都摆平了,就开始发号施令,点兵布将。


这一点兵布将,曾国藩立即发现情况不对,他被弟子李鸿章算计了。


淮军将领受到命令,也不说反抗,只是坚决不执行,还把命令送李鸿章处报告,李鸿章研究过后,推翻了曾国藩的军令并通知老师。


曾国藩只好写信给李鸿章解释,费尽周折才把李鸿章说服,于是师徒二人达成协议,对于淮军,除了撤掉营官之事需要和李鸿章商量外,其余军务李鸿章不能插手。


曾国藩和李鸿章达成协议,这些将领们也就没有理由再闹了,统兵上马,千里平原之上,开始狂追新捻子,寻求决战。可是新捻子疾奔如飞,来去无踪,刘铭传狂追了大半年,丝毫不见效果。


曾国藩不停地调兵遣将,继续追击,新捻子则东奔西走,玩起了躲猫猫,拒绝与官兵亲密接触,这个游戏一直玩到同治五年,也没玩出个名堂。


027.JPG


实际上效果是有的,而且完全按照曾国藩的设计与部署,循序渐进地向前发展,曾国藩的这个办法,一如此前湘军缓慢挤压天京太平军的生存空间,有一个漫长的时间段,比拼的就是坚忍。


道理大家都能听懂,可耐心却是不多的。朝廷的耐性耗尽了,朝臣们蠢蠢欲动了,弹劾曾国藩的奏章出现了。


而此时,新捻子也突破防线,冲出重围,向着山东策马奔疾,曾国藩完美的战略布局,至此宣告失败。


新捻子突围,曾国藩很窝火,然而火上浇油的是弟弟曾国荃的事情。


曾国荃出任湖北巡抚,顶头上司就是与曾国藩逐渐交恶的官文。


以曾国藩的能力,还需要胡林翼罩着,才可以勉强和官文搞好关系。而曾国荃能力不如曾国藩,身边又没有高人指点,可想而知,湖北之行注定坎坷。


在战场上曾国荃还有经验可言,但在官场,他可谓是初生牛犊,一言不合,就上奏弹劾官文,罗列七大罪状,有证有据,整个湖北官场大为震惊,朝廷也大大地吃了一惊。


曾国荃此举,触动了官场的潜规则,让朝廷真的很为难。


朝廷经过认真研究,传旨命官文回京述职,罚俸十年。然而朝廷还觉得对不住官文,御笔一挥,把官文调任直隶总督。


曾国藩仰天长叹:“公道全泯”,这件事深深地伤害了曾国藩,曾国藩以身体不适为由,上奏请假。假期结束,曾国藩再次上奏,要求辞职,并干脆请求削去自己一等侯爵的爵位,然后他丢开一切,开始与幕僚下棋。


028.JPG


于是,李鸿章欣然走上前台,接替曾国藩出任钦差,负责剿捻事宜,这其实是李鸿章盼望已久的事,剿捻是曾氏集团建功立业的最后机会了,如果李鸿章抓不住这个机会,他很可能要前功尽弃。


于是曾、李互调,李鸿章北上剿捻,用的其实全都是曾国藩的战略,并在短时间内如愿立功,而曾国藩则返回两江总督的老位子上,开始了一段平淡无奇的日子。


04.png

最后的旅途


巨捻剿灭,帝国再无心腹之忧,李鸿章等战将固然要加官进爵,但追本溯源,打造了帝国新军的曾国藩才是功臣榜上第一人,被授予了英殿大学士。


在目前清帝国的权力架构中,最上面的是慈禧及同治,接下来就是曾国藩了。


万人之上,两人之下,功成名就的曾国藩动身,前往京师觐见慈禧与同治。


位高权重之时,正是身败名裂之际,曾国藩在进京的途中,看到讥讽自己的诗,知道自己已成为天下公敌,人人皆骂,怪就怪他的人生成就太高,至少在当时已经无人可超越。


此后曾国藩的人生,沿袭七见慈禧太后的进程,步步走向自己的终点,这个过程惨淡而凄楚难言,充满了智者行至人生顶峰的无尽悲凉。


无尽悲凉与孤寂中,曾国藩又动了“人不风流枉少年”的心思,曾国藩让儿子来给自己找小妾,全家人都知道了,激怒了全家,全家出动阻挠。


这是曾国藩一生中最后一次试图做个“风流少年”,这一次不成功,以后也不可能再有机会了。


029.JPG


如此这般沉闷无聊的日子,曾国藩的生命宛如陷入阴暗之中,他已经六十岁了,右眼失明,左眼也不灵光了,视力虽然削弱了,但他的心依然睿智透彻。


这是一个茫然错乱的年代,注定了错乱的事情会层出不穷---天津教案,就在这时爆发了。


天津教案,并非是当时特别严重的,规模也不算大,但因为当时曾国藩、李鸿章等都介入此案,才能天津教案沾了名家的光,频繁在史书上出现。


天津教案这事不好处理,你持公平断案,无法满足百姓宣泄仇恨的愿望,难免被骂,可是不持公平断案,你的名声更坏更臭。


可怜的曾国藩就这样在他的衰朽残年,颤颤巍巍地走向他人生的末路。


天津教案处理得沸沸扬扬,但慈禧似乎非常满意,她甚至把曾国藩当成神探了,又让曾国藩去处理帝国另一桩奇案:刺马,就是现在说的投名状。


于是曾国藩摇摇晃晃,返回来处理马新贻被刺案件。尽管曾国藩这里有关此案的认证物证齐全,但再全也禁不住人民群众的逻辑推理。


广大人民群众自行脑补了子虚乌有的细节,让事件正常化、合理化。


处理完这些,曾国藩心里忽而生起无聊之念,人生这一辈子,就陪这些糊涂如泥的怪人玩了。


这些事对曾国藩来说,他都不想再提,值得他引以为豪的是:造船!


曾国藩始练湘军,就以伟大的船舶设计自居,自主开发设计了木筏1.0版本以及龙舟2.0版本,奈何工匠不给力,这两艘怪船最终也没造出来,后来是广西水师帮助他完成了这桩任务。


这件事曾国藩从不对人提起,但实际上曾国藩心里憋着一股火,一定要造出一艘能在水面上漂流的船。


为了造船,曾国藩广博众智,幕府中聚集了当时形形色色的怪异人类,还进行过一些匪夷所思的古怪实验。


经过一段时间的积累,曾国藩终于造出了中国第一艘轮船,命名为“恬吉号”,轮船下水的当日,曾国藩亲自登船,顺风狂飙,曾国藩终于完成了造船的梦想。


完成了这项工作,他在这世界上,大概也没有什么遗憾了。


同治十一年二月初三,曾国藩继续在日记中,记述他那波澜不惊的日子,写下这篇日记,他就上床了,躺下后,再也没有起来。


他的死讯传出,朝廷第一时间对他盖棺定论,官方授予他“一代儒家宗师”的荣誉称号。


活得透明的智者,就这样洞穿人性虚浮,留下淡漠的背影,如暗夜中不灭的灯塔,照耀着世人。


030.JPG


【结语】


亲爱的小伙伴们,《曾国藩:笨人的成圣之道》到这里就结束了,这本书留给你最深刻的是哪个情节,哪句话呢?读完这本书你最大的感悟是什么?


by 雪洁 2018-11-26 02:01:25 97 views
我来说几句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