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曾国藩:笨人的成圣之道》04丨克己复礼,学做圣人



你好,欢迎来到雪洁之家,我们一生最该坚持的习惯,就两个字“成长”。博主将付费购买的课程发布在此,一方面自己做个笔记,另一方面也希望可以传播知识,跟大家共同成长,此文章为转载文章,请勿用于商业用途。


赫尔曼·黑塞曾说过:“世界上任何书籍都不能带给你好运,但是它们能让你悄悄成为你自己。”


它们似乎没有在你身上留下任何痕迹,但却深深地刻在你的灵魂、你的气质,你说过的每一句话里。


本期十点成长计划我们为你精选了100本成长之书,豆瓣评分8分以上,拆解其中的精华,涵盖了职场、理财、心理、见识、教育等5大领域。


下面,开始我们今天的成长之旅吧。


002.JPG


今天,我们继续阅读雾满拦江的作品——《曾国藩:笨人的成圣之道》。


昨天,我们读到了曾国藩带领的湘军和太平军在战场的较量。


期间曾国藩有气定神闲,也有胆战心惊,还好最后化险为夷,暂时领先。


接下来,曾国藩和太平军又会有怎样的较量?


朝廷风云变化,慈禧出场,历史又会怎么书写?让我们开始今天的阅读。


01.png

时局动荡下的自我迷失


咸丰皇帝还是没能等到安庆城破的那一天,就在热河撒手归西,年仅六岁的同治登基。


咸丰皇帝找了八个托孤大臣,把玉玺放在两宫太后那里,咸丰皇帝以为这样相互牵制,就没有人会算计六岁的同治了。


但他却疏忽了,八个托孤大臣的议案,不盖上玉玺是无法生效的,而两宫太后却是可以自己写圣旨,自己盖章的!


于是历史就按照固有规律向前推进,两宫太后和托孤大臣之间的矛盾愈演愈烈,“北京政变”爆发,从此权利型女人慈禧走上舞台,开始折腾这个已经支离破碎的大清帝国。


有记载表明,当时的曾国藩也几乎卷入这起政变,有人建议曾国藩走曹操的路线,挟天子以令诸侯,如果他真的这样做了,也无可厚非,但他并没有这样做。


005.JPG


首先因为曾国藩是一根筋,先克安庆,再灭天京的这个计划还没有完成,他就无心其他。


其次曾国藩毕竟是饱读儒家经典的学者,他不允许自己做出对不起咸丰帝的事情来,最后他曾国藩之所以赢得大家拥戴,那是因为他在做一件正确的事,替天下人解决洪秀全带来的麻烦。


曾国藩希望自己能全名全节全功,不为眼前的蝇头小利所迷惑。事实上曾国藩的选择非常正确。


北京刚刚发生政变,掌握权力的两宫太后,对天下的局势是所知甚少,只知道天京城中有个洪秀全,但怎么解决这个麻烦,她们是一点主意也没有,她们能做的只能是坐看各地督抚自行其是,边看边学。


这就等于给了曾国藩不受牵制的权力,可以放开手脚,尽抒人生情怀,弥补人生缺憾。凡事预则立,不预则废,这是儒家学者的立身处世格言。


说到人生缺憾,曾国藩内心蠢蠢欲动。他是个文人,他也想有人为他红袖添香。


曾国藩现在既然有了想找个美貌女生的想法,就绝不会耽搁半秒钟,立即把这想法告诉了贴心手下。


不久就有人给曾国藩介绍了一位符合心意的妙龄女子陈氏女,但陈氏女进门不久就开始生病,入门一共十九个月,吐血不止十九个月,然后就永远地离开了这世界。


这让曾国藩郁闷压抑,再次跌入神秘主义的泥坑中。


他开始深信,自己没有桃花运。


曾国藩只好放下满脑子的花花心思,转到正经事上来,这正经事就是,追杀穷途末路的陈玉成。


02.png

私心治军曾国藩


这时陈玉成最急切的,就是想快点补充人手。


但失去刘玱林的陈玉成几乎失去了对手下的控制能力,只能被动地随手下任意东西,毫无目标。


陈玉成希望战友李秀成能够伸出援手,帮他一把。


李秀成出手了,不过他的目标是杭州,狂攻杭州,然后驱师奔向上海,上海顿时陷入一片恐慌之中。


李秀成率领号称五十万的太平军逼近上海,沿途四周,火焰和浓烟终日不散。


英法联军与太平军交火,枪声震天,火光熊熊,但终究难挡太平军来势凶猛,上海落入李秀成之手,不过是迟早的事。


无奈之下,素有烈士情怀的钱鼎铭来向曾国藩求助。钱鼎铭向曾国藩保证上海富可敌国,支援上海,每月就可以获得十万两的银子,说到这里,曾国藩心动了,决定派一员上将奔赴上海。


这时吴坤修走了出来。吴坤修,琴棋书画无一不精,行军打仗百战百赢,现在自动请缨支援上海,曾国藩却犹豫了,他觉得吴坤修的情商与智商形成落差,不是最合适的人选。


最合适的人选是谁?


曾国荃,曾国藩想把支援上海的肥差留给自己的亲弟弟曾国荃。


但又担心曾国荃搞不定上海复杂的官场人际关系,曾国藩决定派出走归来的最油滑的弟子李鸿章给曾国荃当助手,替他摆平一切。


006.JPG


不曾想,这个决定曾国荃拒绝了,跟着哥哥打下安庆,出力不多,赏赐最多让他尝到了甜头,现在他只想赶紧直捣天京城,长围坐困,拿下洪秀全,立下不世功勋。


亲弟弟曾国荃不愿意去,曾国藩也就放弃了支援上海的打算。


不料此时,朝廷又有变动,江苏巡抚这个位子空出来了,曾国藩准备拿下,他叫来李鸿章,准备举荐李鸿章为江苏巡抚。


但这并不是李鸿章想要的结果,李鸿章意识到无论自己的能力多强,在曾国藩的眼里,这能力只不过是曾家兄弟仕途上的垫脚石,他想要更大的天空,就必须倚仗自己出色的权谋之道。


于是李鸿章不停叹息上海之行艰难险阻,前途实难预料,最终李鸿章以其独特的智慧获得了淮上募兵的好机会。


淮军队伍形成了,曾国藩却又犹豫了,他在淮军行进的路线上绕来绕去,似乎已经放弃了让李鸿章奔赴上海的想法。


李鸿章不动声色,虚与委蛇,暗中准备对付曾老师的方法。


这个时机终于来了,钟鼎铭突然出现,带着雇请的火轮船来接淮军,曾国藩被动了,万般无奈,开门放人,李鸿章从此摆脱了曾国藩的控制,开始了野蛮向上的自由生长。


李鸿章亢奋不已地奔赴自己的主战场,曾国藩无所事事,很快地接到了太平军将领陈玉成败亡的消息。


陈玉成之死,导致太平军迅速土崩瓦解,还可以支撑地,就只有李秀成了。


现在的局势洪秀全束手就擒只是时间问题了,于是曾国藩指挥若定,发四路兵马,杀奔天京。


这四路兵马,轻重不同,曾国荃依然是最重要的,其他三路没有明确的进攻目标,只是负责支援曾国荃,坐看曾国荃立功。


这样的安排,无论如何是难以服众的,所以当曾国荃兴冲冲地破关斩将,勇往直前时,负责保护他安全的另三路人马,压根就没跟上来。


天京之战的开局,竟然是曾国荃孤军陷死地,充满了危险与不详的气氛。


情急之下,曾国藩向另外三路兵马求助,另外三路兵马都拒绝了,曾国藩情知不妙,立即给弟弟写信,停止进军。


但此时的曾国荃利欲熏心,他只想以最快地速度赶到,攻下天京,拿下洪秀全。


曾国荃轻薄入险地,四路兵马心力不齐,其中一位将领多隆阿与曾氏兄弟翻脸,引起了士林中人的议论。


老天也看不下去了,湘军中突然流行起了传染病,湘军诸将纷纷病倒。曾国藩非常紧张,意识到自己陷入了危险之中,可能不久就会有人弹劾他私心治军,嫉贤妒能。


曾国藩要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,他决定抢先出击,主动迎战。他主动向朝廷提交辞呈,说自己能力有限,担不起如此重任。


这实际上是曾国藩向朝廷放出的试探气球,曾国藩完全不清楚朝廷现在对自己的态度,他不知道现在朝廷对他的信任还有多少。


011.JPG


曾国藩终究还是曾国藩,朝廷并没有追究他治军方面的问题,反而和他一起反省军中疾病流行,是上天的迁怒,君臣当痛自刻责。


得到朝廷这个答复,曾国藩放心了,但此时弟弟曾国荃却是把心提到嗓子眼的时候。


李秀成露面了,他率领二十万大军,号称六十万,将只有三万兵马的曾国荃围困在雨花台下,狂冲猛打,准备拿下这个没脑子的曾国荃。


李秀成此番回援,是放弃了他夺取上海的最好机会。李秀成打败了英法联军,李鸿章的淮军人手又不足。这时洪秀全的诏书到了,李鸿章才得以保全队伍。


洪秀全发出最后通牒,勒令李秀成立即回师,否则国法难容,国法是难不住李秀成的,但还在天京的母亲,李秀成就不得不考虑了。


于是天京城外,雨花台下,李秀成以二十万大军对曾国荃三万人马,展开了四十六天的惨烈争战。


03.png

不可能的可能


雨花台下,一场血拼一触即发。李秀成率领二十万太平军杀来,立即对曾国荃的长围坐困展开攻击。


战场上杀声四起,曾国藩急得团团乱转,绕屋彷徨,他的脾气变得暴躁失控,不停地发脾气骂人。


不怪曾国藩着急上火,此时的曾国荃分明是已经死定了。多隆阿走了,鲍超继续在行军中,李旭宜回乡为母亲料理丧事。曾国藩现在唯一能够指望的,就是李旭宜,相对来说,李旭宜是比较好说话的。


曾国藩给李旭宜写信求助,石沉大海,万般无奈,曾国藩派了幕僚赵烈文赶赴上海请李鸿章速速回援。


李鸿章一口拒绝。


此时李秀成突然撤走,沪上战场,淮军占到了绝对上风,李鸿章正率军纵横驰骋,攻城略地,向着自己的政治蓝图迈进。


012.JPG


就在曾国藩左右求人周转回旋的时候,曾国荃那边与李秀成已经不知道激战了几回合,从鬼门关往返不知多少次。


早在李秀成到达之前,天京城中的太平军就蜂拥而出三万人,想趁曾国荃尚未喘息之际,将曾国荃拿下。


可不曾想,天京太平军战斗力低下到了令人惊讶的地步,出城之战,反而成为湘军中新兵的现场实习训练。


一交手,太平军就踉跄后退,全无半点还手能力,湘军顿时更加凶狠,狂追狠打,太平军无心恋战,掉头逃入城中,死死关上城门,等待李秀成来救命。


李秀成赶到后,纵观局势,提出自己的法子:避其锋锐,击其惰归。


曾国荃不过才三万人,我们守住城中心,守到曾国荃挺不住崩溃,再找援兵内外夹击,轻松拿下曾国荃。


可洪秀全等不了这么久,他强迫李秀成必须现在就解围。被洪秀全强迫,再加上李秀成得知曾国荃大营疾疫流行,战斗力锐减,于是李秀成出手了,天京城最惨烈的战斗,开始了。


天京城下,热血纷飞,无止无歇。雨花台下的曾国荃,见太平军如蚂蚁般涌来,不敢怠慢,亲自提刀上阵。


眨眼功夫,曾国荃已经坚守了四十六天,曾国荃的壕中垒,垒中壕,最终将李秀成的信心消耗殆尽。


眼看李秀成已经无力再组织进攻,曾国荃感觉差不多了,立即调兵遣将,反攻太平军。


李秀成所率领的号称六十万援军,竟然沦为任由湘军随意追逐宰杀的羔羊。


战场倏忽突变、变化莫测,是最难以捉摸的,所以曾国藩希望弟弟曾国荃见好就收,万一太平军发狠,再行集结组织反攻,输赢就另当别论了。


04.png

最后的较量


然而曾国荃并没有撤兵,曾国藩想要派去劝说弟弟撤回的将领杨载福也不肯撤兵,左宗棠也不同意撤兵。


当时曾国藩的幕僚却认为曾国荃孤兵冒进,轻陷死地,不是攻克天京之人。


曾国藩没了主意,上奏询问朝廷意见。


但朝廷悄无声息,这个结果也是曾国藩预料到的,朝廷里的那些人对战争,真的是一窍不通。一而再再而三地得不到朝廷的回复,曾国藩只好自己来。


于是曾国藩一跃成为清帝国实力最强的地方官员,再以他惯有的一根筋及低调,就足以保全身家而不会遭遇危险。曾国藩率领浩浩荡荡的幕僚前往各地视察工作。


视察天京城下的雨花台后,曾国藩觉得围城的湘军营盘坚固,没有危患,欣然撤销了退兵的命令。


此时的天京城内,李秀成正苦苦哀求洪秀全放他回苏州,苏州正在被李鸿章狂攻一气,洪秀全万般为难,最终还是让李秀成速去速回。


然而李秀成回去的时候城中诸将已经有了向淮军投降之心,李秀成不忍手足兄弟自相残杀,叹息而去。


苏州被李鸿章占领,杭州也被左宗棠夺回,太平军所占据的城池名单迅速减少,很快,名单上就只剩下天京城了。


孤城天京,就此成为曾国荃的盘中之物,他已经准备好了切割、分食,但这个过程,何其艰难!


曾国荃是个典型的缺乏创意者,他进攻天京,来来去去只有三招:爬城墙、打地洞、搞策反。


虽然这三招已经搞得太平军人心惶惶,几近崩溃,但他们却始终不肯打开天京城门投降,曾国荃火了,使出最后的毒招:饥饿战术!饿死城里的守军,届时城门自然就开了。


017.JPG


可曾国荃万万没想到,天京城内士兵尚未饿死,湘军自己却饿得兵丁四散,险些崩盘。


战乱年代各路兵马相继出现,表态向朝廷效忠的武装人员,总数已经达到三十万,百姓或饿死,或被吃掉,或是加入军队,等着发饷粮----可是这种情况,又上哪儿弄钱发饷?


此时左宗棠的军队也想要军饷,曾国藩把所有的银子给了弟弟曾国荃的雨花台大营,都还不够吃,哪里还有其他的银子给左宗棠?


曾国藩不顾左宗棠死活,左宗棠很伤心,两人交恶,自此开始。


但并非每个人都像曾国藩、左宗棠这般艰难,也有日子过得光鲜的,比如上海的李鸿章,银两不缺,淮兵个个膘肥体壮。于是曾国藩就向弟子求援。


李鸿章担心这是一个无底洞,所以他弄些了不能吃的霉变粮食给曾国藩送过来了。


李鸿章这一手真是阴损,把曾国藩陷入了退粮缺德,不退粮也缺德的必缺之地。


粮食短缺,饷银不足,最受困扰的是曾国荃,湘军既没银子又没粮食,只好自己去老百姓那里抢。


曾国藩的湘军,比清朝的绿营兵,腐化堕落的速度更快,这让曾国藩感到人性的悲哀,并因此产生强烈的挫折感。


曾国藩做了一个可怕的梦:“夜梦登山至顶,顾视无返路,进退不可。”


曾国藩走得太高了,每走一步都面临着粉身碎骨的巨大风险。


天京城内,太平军奄奄待毙,雨花台下,湘军饿得半死,双方都已经筋疲力尽、强弩之末了。


这时候,最恐惧的是曾国藩,他害怕湘军在这场漫长的饥饿大赛中败阵,那么他此前所做的一切,就付诸东流了。


现在双方都是饿军,连太平军的支援部队也是饿军,但明显湘军还是略胜一筹,局势渐渐明朗,一些脑袋灵光的家伙急忙来找曾国藩合作。


英国的舰队阿思本在朝廷的支持下来了,但贪婪的阿思本想要独吞天京城的胜利果实,朝廷给的折中方案曾国藩并不认同,这样的舰队,他曾国藩不要也罢!曾国藩开门见山上述朝廷,阿思本舰队就此消失。


朝廷又把目标转向李鸿章的淮军,眼下湘军和太平军死气沉沉地僵持,让曾国藩急躁,他劝曾国荃接受与李鸿章合作的现实。


但曾国荃不愿胜利的果实被瓜分,他现在要抢在李鸿章到来之前拿下天京城!同治三年六月十五日,天京城最后的命运到来了。


曾国荃下令点火,一声巨响,烟尘四起,乱石狂舞,湘军踏着尸体,冲杀而过,进入了天京城。洪秀全老巢被攻下,洪秀全本人也悄无声息地死去,草履虫时代至此结束。


【结语】


今天,我们读到了太平军与湘军之间的最后较量。在数量上占绝对优势的太平军,一开始让曾国藩担心受怕,谁知此时的太平军已是只有数量没有质量的乌合之众,草履虫时代终究还是以失败而告终。洪秀全倒下了,是否就会河清海晏呢?让我们期待明天的阅读吧!


035.JPG


by 雪洁 2018-11-26 01:59:30 342 views
我来说几句

相关文章